<address id="xjfr7"><cite id="xjfr7"><del id="xjfr7"></del></cite></address><thead id="xjfr7"></thead>
<progress id="xjfr7"></progress>

        <thead id="xjfr7"></thead>

          <progress id="xjfr7"></progress><progress id="xjfr7"><cite id="xjfr7"><ol id="xjfr7"></ol></cite></progress>

          <cite id="xjfr7"><cite id="xjfr7"><span id="xjfr7"></span></cite></cite>

            <sub id="xjfr7"></sub>

            <thead id="xjfr7"><font id="xjfr7"></font></thead>

            <progress id="xjfr7"><font id="xjfr7"><i id="xjfr7"></i></font></progre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南縣文化>湖西文藝

            屐痕處處 妙筆生花 南縣 劉懿波

            -- ——品讀龔曙光新著《滿世界》

            2019年08月01日 瀏覽量:111 來源: 作者: 劉懿波

            再賞江南好風景,馨香翰墨又逢君。去年,有幸拜讀龔曙光先生的散文集《日子瘋長》;今夏,又欣逢先生《滿世界》一書橫空面世。如果說《日子瘋長》是一處背負于行囊、置放于案幾可以信手翻閱的鄉愁,那么,《滿世界》則不限于一本優美游記,更是一部集地理、風物、人情和史志等于一體的百科全書之精裁。

            行走于《滿世界》密密麻麻的文字里,踏尋先生昔日的履痕,游歷于意大利、法國、捷克、瑞士、英國、加拿大、日本、美國、希臘、俄羅斯、德國、葡萄牙、韓國、保加利亞等14個國家的版圖,令我感受最深的還是那句老話:書到用時方恨少。

            高中時,語文老師曾說過:好文章,鳳頭豹尾豬肚子。鳳頭指文章開篇就能引人入勝,豹尾寓意文章結尾有如豹尾揚起鏗鏘有力,而豬肚子說的則是文章內容須充沛豐盈。《滿世界》裝載的容量確實太多,誠如作者自己所言:有限的文字涉及了太多的民族與國家,太多的歷史與文化,太多的學科與專業。

            徐徐翻開精美的書頁,雖只有15萬多字,但我作為理科生,分科以前學過的那點歷史和地理知識就算細細的重新調用一次、數次,仍然遠遠不夠折騰。其中所有不熟的地名、典故和歷史事件百度了好幾十次甚至上百次,才勉強看完全書。

            許多蒙塵已久的記憶在依次閱讀中被一一喚醒,再從遺落的時光里慢慢打撈起來,由模糊朦朧狀變得漸漸清晰,然后變得如當初遇見時一般新鮮。有“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之感,亦有“黑發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之慨。

            此書,文辭之華美,言語之秀麗非一般文賦可望其項背。

            在威尼斯,清波蕩漾,建筑與倒影融為一體,搖搖晃晃的,好像隨時都可能傾倒在海中。如同一個病弱的美女子,不僅讓人傾慕其美麗,而且讓人擔憂其不測。

            于海德堡大學哲學家小徑,“斜過石徑的樹枝撥月弄影,將碎銀似的月光灑在疊滿青苔的石階上,似有叮當的脆響。山風清爽,時急時緩地穿行在山林中,仿佛與月光捉著迷藏。”

            舊金山漁人碼頭,雖已不是當年海鷗追帆的木船,但那“突突突”的機車聲,低沉而舒緩,由遠及近地隨海風送來,是一首別樣的漁歌。心情浮在大海上如一滴水,飄在夜空中如一縷風,飛在光影里如一點螢……

            筆觸所到之處宛若一幅工筆丹青躍然紙上,清新脫俗,詩意般淡雅。目光所及令人浮想聯翩,意識神游于文字之外。

            思維超凡脫俗、論斷精辟獨到是《滿世界》一道吸睛的靚麗風景。

            “一個時尚品牌歷久不衰,無非三個要素:壟斷核心資源,守護獨門工藝,把握審美流變。”

            “如何做常銷書,跟著巴黎學;如何做暢銷書,則要跟著米蘭學。”

            將經營說得如此經典,把銷書和時裝關聯。這樣的思維已經超出一本文學著作所書寫的范疇,應該屬于專業的經濟學領域。也只有歷經商海沉浮的他才會有如此廣闊而跳躍的思想維度。

            “對歷史最好的紀念方式,便是創造屬于自己的歷史。這個思想,在拿破侖三世和奧斯曼男爵那里被踐行得徹頭徹尾。”

            “人生做了選擇,理由只是一場蒼白無力的自我辯白,既說服不了自己,也說服不了別人。”

            “是櫻花,就該白得決絕和純粹,如同一則誓言,一個流盡了最后一滴血的慘白的武士。”

            諸如此類文學范十足而又哲理深厚的論斷,一般的文人學者又如何寫得出來。除文字本身以處,這與作者思維的敏銳、自身的修為、長時的積淀是斷然分不開的。

            家國情懷若潤物無聲,時刻流淌于字里行間。這是《滿世界》一處低調的閃光點,但在某時某刻又突顯得令人窒息。

            從加拿大走下飛機開始,無論是多倫多的阿黎和嫂子、蒙特利爾跑來的阿力,還是居于溫哥華的阿魏,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游子。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聲音:再待下去,人會發瘋!

            盡管下筆時落得輕盈平淡,但通篇流露的卻都是旅居異邦的無奈和汩汩的思鄉之情。

            移去時,理由說得言之鑿鑿;移回時,理由說得斬釘截鐵。只有經歷過顛沛流離,才知道家中的安好!

            在俄羅斯,從普希金到托爾斯泰再到高爾基、從伊凡三世到彼得大帝再到斯大林,時代呼喚英雄,時代造就英雄。作者濃墨重彩用心書寫英雄主義始終是俄羅斯民族的精神原點、生存底氣和再生能量。

            無非是以牢記歷史,引出最重要的“著眼現實與未來”。

            現今我們的舞臺與熒屏,不僅找不到一個頂天立地的英雄,連一個愿做七尺男兒的少年也難得一見。

            歷史劇謳歌的是一幫心機宮女和干政太監,娛樂節目追捧的是一群不男不女的小娘炮兒,令人擔憂國人的陽剛之氣還剩幾何。

            從讀鄉情郁郁的《日子瘋長》到品洞若觀火的《滿世界》,無論他是棲身于寧靜淡泊的村野茅舍,還是穿行在激情澎湃的都市繁華,最能讓我感受到的是先生那一身與生俱來的凜然正氣和抖不落扯不斷的絲絲縷縷的家國情懷。

            古人素來推崇文以載道,如文不載道,那便是空有軀殼沒有靈魂之作,文章再華麗也是行尸走肉。反過來,言之無文,行而不遠。高尚的思想如果沒有文采飛揚的載體也不能流傳久遠。

            縱觀全書,《滿世界》無論從哪一方面審視,都堪稱一篇當今文壇情文并茂的上乘佳作。

            • 責任編輯:秦 俊
            • 審  稿:李 輝
            • 簽  發:姚 偉
            更多
            午夜看片福利在线观看